时间: 2005-12-02 / 分类: 浮生掠影 - 影视记录集 / 浏览次数: / 3 个评论 发表评论
绝密飞行
项目前端开发的架构
CSS Hack浏览器兼容IE6+IE7+IE8+IE9+FF
WEB前端开发中的一些编程风格和书...
黄金分割与摄影构图

今年中秋过节的时候看的,很轻松,很华丽,有视觉冲击,但是后来在网上看到的一个评论改变了我对该片的一些看法。

  1. 网上评论1
    看了最近引进的美国大片《绝密飞行》,一些感想聊记如下。
    对好莱坞的片子我一般都是追捧的,战争、情感等题材都会引起我极大的兴趣,这部《绝密飞行》属于战争类题材,有些类似于前几年的一部片子叫《深入敌后》(Behind the enemy), 当然敌人由《深入敌后》中的前塞尔维亚叛军变成了这部影片中目前正流行的恐怖主义。讲述的是一个由三驾先进战机(有人驾驶)和一架无人驾驶智能战机组成的反恐飞行小组的故事。

    片子本身没什么说的,高科技高成本加大制作,象先进的流线型飞机、令人目眩的飞行动作、激烈而壮观的战斗场面,再加上人性的斗争,把诸如正义、爱情、阴谋、拯救等等好莱坞常用材料和高科技配在一起,这道大餐还是给人带来了一定得享受。

    但我还是觉得有不舒服,因为片中所表现的对恐怖主义世界范围的打击,美国又当仁不让地充当了国际警察,影片中表现出来的种种惟我独尊、逆我者死的霸权主义心态和欲盖弥彰、令人作呕的粉饰和开脱,就象大餐里的小强,让人恶心。
    比如说在马来西亚执行任务的一段,美国情报机构发现一伙恐怖分子将在某大厦集会,便立即授命航母上的飞行小组将恐怖分子炸死。首先我要问的是美国情报机构认定的恐怖分子是否可以不通知嫌犯所在国家、不进行进一步核对、不对嫌犯进行审判并立即将他们击毙。美国一直自诩为高度法制社会,但如果一个美国居民在家里发牢骚要炸掉白宫(不管他是开玩笑还是真有这样的想法),美国的反恐部门难道要把这位居民立马击毙吗?恐怕没人敢这么做吧。但电影中的美国斗士们毫不犹豫地出发了,为了打死恐怖分子,还不惜把他们藏身的一座市中心大厦完全炸塌,真是宁可错杀一千而不可至一人漏网,但搞笑的是几个美国飞行员还煞费苦心的计算,到底是用炸弹把大厦拦腰炸断还是让炸弹从楼顶穿墙而下对四周造成的损害大,答案显然是炸弹从楼顶穿墙而下让大厦自然坍塌(类似于纽约世贸中心的倒塌)对四周造成的影响小些,但这时候导演又煞费苦心地继续烘托美国飞行员们,因为飞机上携带的炸弹不足以穿透大厦的屋顶,必须要加速往下急飞投弹而使炸弹获得一定的初速度,但这样的飞行可能会造成飞行员大脑充血休克继而坠机,这时一个伟大的美国飞行员出现了,他冒着生命危险出色完成了投弹任务,自己差一点昏迷了过去,飞机也因下落太多撞上了建筑物,好在他清醒并及时控制了飞机。多么令人钦佩啊!比我们巍伟写的《谁是最可爱的人》还要可爱,就象一个温柔的刽子手,在毫无缘由地处死一个陌生人时还为对方考虑着哪种死法造成的疼痛更轻些,是从胸口捅进去还是从脖子上抹过去。同时还注意不让死者的鲜血玷污周围的环境以至差点把自己的衣服弄脏了。多么美妙的掩饰,多么大义凛然的假正义。

    接下来导演又开始重复这种伎俩,美国情报局发现中亚的某群武装分子搞到了核弹头,于是这群伟大的国际斗士又驾驶着先进的飞机出动了,其目的是炸毁这些核弹头,导演又开始给这些美国斗士们脸上贴金,因他们发现这些核弹所处的位置附近有个小村庄,如果引爆核弹头势必会毁灭这个小村庄,于是斗士们拒绝执行命令,多么慈悲为怀的菩萨心肠啊,驾驶着全副武装、世界畅行无阻的先进飞机,打着反恐的旗号,却因这个偏僻小村庄而放弃炸毁核弹头的任务,如果真因为此而这些核弹头被恐怖主义组织用来袭击美国而造成人员伤亡,这些斗士们该如何想呢?当然精明的导演们不会把自己陷到这种自相矛盾的逻辑中,于是意外出现了,那驾高智能的无人驾驶飞机自作主张,攻击了恐怖分子以及核弹头,造成了核武器的爆炸,这样恐怖威胁解除了,而造成核辐射伤害无辜百姓的责任却转嫁到了那台无人驾驶、违抗命令的智能飞行器上,导演还不尽兴,又安排了那些飞行员人性大发,大声呼叫总部提供核爆地区急需的医疗设备,好象他们是耶稣一样要拯救这些受苦受难的无辜人们。可惜这些耶稣们手里拿着的都是滴血的匕首。

    接下来的故事虽然把对恐怖主义的战争转变成飞行员和智能飞行器之间的狗咬狗,可其方式依然建立在惟我独尊,我的利益至上的美国逻辑之上的,智能飞行器设定了攻击俄罗斯的目标,毅然侵入俄罗斯领空,在后面追赶它的同伴,那位曾经在马来西亚勇投炸弹的伟人,本因改按照国际法及时退出俄罗斯领空或帮组俄罗斯的空军将违反命令的智能飞行器击落,可这样循规蹈矩的解决方法导演不喜欢,美国观众也不喜欢,于是冒犯对方领空的美国飞机无论是人驾驶的还是无人驾驶的,联合起来,将前来拦截的俄罗斯战斗机一一击落,并借机降服了无人驾驶的智能飞行器并放弃预先任务,安全撤离,看来俄罗斯要好好感谢这位美国飞行员呢,要不是他的拦阻,智能飞机可能要在你们的疆土上大开杀戒了,至于无缘无故地入侵你的领空并击落你的战机,当是以较小的牺牲换取了更大的安全吧。

    此后战斗中心又移到了北朝鲜,这个被美国称为邪恶轴心之一的国家,为了响应国家的号召,导演当然不会放过借此打击北朝鲜的机会,在执行对中亚国家袭击任务返航中,一架飞机因机械故障即将坠毁,女飞行员不得不跳机逃生,导演很自然地把这位女飞行员跳机的地点定为北朝鲜,试想一位娇柔的女性,落到了邪恶轴心国,仿佛羊入虎口,我想美国观众到此时一定把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替这位女飞行员着急啊,但不知道北朝鲜的观众怎么想,就好比一个陌生人无缘无故闯入了你的家里,而且带着武器,按照美国的法律,主人是可以马上采取自卫措施,将陌生人击毙的,这也是美国宪法允许私人携带枪支的原因,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啊。但美国的法律是不能放之四海的,不管有没有理,有没有法,理和法总是在美国人这边的, 于是这位智勇双全的女飞行员不但不主动向北朝鲜人解释和道歉,反而英勇地逃往与美国同穿一条裤子的南朝鲜,然后导演继续丑化北朝鲜的军人,一个满脸横肉、充满杀气的北朝鲜军官带领着一波人马连同直升机、军犬什么的浩浩荡荡地来捉拿这位孤立无援的女飞行员了,我不得不佩服美国导演用如此强烈的对比来勾起观众的同情心和坚决站在女飞行员一边的同仇敌忾之情,但我又要问美国导演这位北朝鲜军人忠于自己的国家去搜捕一位潜在的恐怖入侵者和美国上万的军队在阿富汗的深山老林里捉拿本拉登有何区别,更何况他是在自己的国家!最后的高潮出现了,女飞行员在走投无路之际,眼看就要束手就擒(其中女飞行员还负隅顽抗打死了一些追兵),另一伟大飞行员驾驶着返依归正的智能飞机怀着伟大的袍泽之谊杀回来救援了,一番杀戮之后,那位不幸的北朝鲜军官送了命,此时导演又有神来之笔, 那驾智能飞机,为了掩护两人通过封锁线进入韩国,在打光了子弹后,撞向了北朝鲜的直升飞机,两驾飞机同归于尽!真是惊天地泣鬼神,从一架飞机的身上我们看到了董存瑞只身炸碉堡,黄继光舍命堵枪眼的影子。终于烟消云散,喜看稻茭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阳,美国的大兵们甚至金属砌成的机器们,经过一番不去不饶的战斗,打击了恐怖势利,揭露了一小挫利欲熏心美国人的阴谋,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胜利,其献身之精神、大义之凛然、可歌又可颂,我把所有能想出来的赞美词语都用了都觉得远远不够!

    那我们再看看美国导演以及美国人的逻辑吧:

    一、??对于恐怖分子——只要是我认定你为恐怖分子,不管何时、何地、何人,格杀勿论,对于由此造成的平民伤亡、财产损失等等如果可能的话就减少一下,如实在不行的话也就算了。
    二、??可以随时随地进入别国的领空或领土,请别拦我,一是因我进入你的领空或者是有急事,要么是歼灭恐怖分子,要么是援救美国人;二是你要拦也拦不住,反自讨苦吃。这好比前段时间在伊拉克的英军,两名士兵因犯事被伊拉克警察逮捕并送入监狱,结果英军进攻并摧毁了监狱,救走两位英国士兵,至于由此造成的人员财产损伤、囚犯逃脱等等后果,再说吧!
    三、??可随时进入领空的国家包括东南亚、中亚、俄罗斯、北朝鲜当然还要加上阿拉伯地区,但不包括北约等兄弟国家。当然不敢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次在南海撞机,美国军机被俘,还是乖乖通过外交途径解决。
    四、??无人驾驶的智能飞机杀人不算错,因为那是机器,机器会失控,而有人驾驶的飞机飞行员总是想方设法地避免误伤,可见美国士兵是有爱心的,但智能飞机也会有爱心和牺牲精神的,在有爱心的美国士兵感染下,它就不是烂杀无辜得一堆金属,而是美国精神的典范了。
    五、??人孰无过,但过错是由美国少数不法政客及伙伴造成并将得到惩罚。当然是按照美国得法律。即便这些政客,他们的出发点也是好的,那就是维护美国在全世界的利益,只是手段有些不妥而已。
    六、??至于那些屈死在美国武力下得冤魂,请相信你死得不冤,因为你死在美国人手下。而且是死在有爱心或将会有爱心的美国武器手下,否则你们会死得更多更惨。
    七、??美国佬一直醉心于全球快速打击系统,那就是在两个小时内精确袭击地球的任一角落,为了这个目标,美国导演先走一步,在电影上实现了。美国还致力发展智能无人兵器,象在这部电影出现的无人智能飞机,还有前段时间看的一个报道,由美国陆军主持的一项价值两百万美圆的大奖赛,挑战内容是限定时间内无人驾驶汽车穿越沙漠,结果由斯坦福大学一个小组成功获奖,这项技术会逐渐普及到美军用于阿拉伯地区的军事行动。美国人靠实力和高科技在得以如此蛮不讲理,又通过其宣传工具妄图粉饰其野蛮行径,可耻!

    回复

  站点地图 | 关于我 |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01-2013 { amiku.cn | zhangshunjin.com }. Powered by 

阿米酷

张顺金


浙ICP备1100282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