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2005-05-20 / 分类: 混合理论 - 城市色彩日志 / 浏览次数: / 0 个评论 发表评论
那黑压压的连绵不断的屋脊,就象暗夜里汹涌的波涛,淹没了回忆和想象
黄金分割与摄影构图
项目前端开发的架构
CSS Hack浏览器兼容IE6+IE7+IE8+IE9+FF
WEB前端开发中的一些编程风格和书...

翻啊翻,读到了一篇文章,从心底的柔软处还是发现上海还是蛮有味道的,容易触动,容易共鸣,就象梦回的一道风景,既熟悉又陌生, 既向往且从容。

诗意地感受弄堂(作 者:小艇)

弄堂,是上海掌心那纵横交错、细细密密的纹路,静静地蜇伏在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转角。灰暗、低调、盘根错节,却构成这个城市最深沉的背景。
大学毕业以后我成了栖居在这个城市的一只候鸟,不知疲倦地从城市的这一端迁徙到另一端,从旧式里弄到新式日式洋房……蜇居在弄堂的时日久了,就感觉是深入上海柔软的腹地,在日复一日喧软的话语和油烟中,渐渐的,从陌生、疏离到喜欢上这种庸常的生活。
毕业前后是一段栖栖惶惶的日子。96年上海对外地生留沪的名额仍然限制得很紧,当时一心一意地想留在上海,每天不断在人才市场奔波,投递简历,不断地面试,失利,再面试……等到四月份好不容易确定了接收单位,接下来又得自己去四处租借房子。就从那时候开始接触到上海的弄堂的。找到了一个中介机构,看房子那天,正下着绵绵细雨,也下得人心潮潮的。这是苏州河北岸的一个弄堂,转转折折,有无数个出口,象迷宫似的。路面潮湿但仍算干净,弄堂口的垃圾箱散发的异味被雨冲淡了不少。
打开这间亭子间的房门时,我眼睛一亮。墙壁刷成白色,简简单单地放着一张小床和一对沙发,有两扇窗户,挂着细细密密的竹帘,在这样一个潮湿灰暗的天气里,这间仅有十平方米的小屋,让我有了住下来的冲动。 七月份正是燠热的季节,旧式里弄的陋处一暴无遗,闷热,卫生设施的缺少,再加上毕业后刚进单位那种激烈而压抑的感觉,让我在这段蜗居的日子有了无处可去的徘徊。窗子下就是狭窄的弄堂。逼仄的楼梯底下搭了个煤气灶,隔壁家的姆妈终日在灶上放了一个水壶,微蓝的光芒吐着,印着周围漆黑的壁板。早晨起来端痰盂是这里的一道独特的风景,却也是我最感头痛的功课。每天我屏住呼吸在散发着臭气的弄堂口匆匆而过。阴雨天里散发出的怪味让我全无了进食的欲望。我惭惭地瘦了下去。
这里的人却过得自得其乐。夏天傍晚早早泼了一桶水在弄堂口,搬了竹椅看报,聊山海经,享受着凉爽的穿堂风。难得见到张家姆妈这样热心肠的人,虽然一辈子住了十几个平方的小房子,心地却淳朴善良。她们安于这种生活,条件的逼仄并没有毁坏她们对生活的热情。她象女儿一样地待我,有好东西必叫我尝尝,天气凉了,会嘱咐多穿衣服。张家姆妈也许并没有想到她给予的温暖是那些日子来我生活的唯一亮色。
偶尔安静下来的时候,也会写下这样的文字: “在狭长的弄堂里,风从每个窗口晾着衣服的栏杆中穿行而过,白色的衬衫鼓胀起来,嘭嘭地响着,仿佛有一群鸽子扇动着翅膀,而在青色的天空中,一群鸽子飞起又掠下,象心中幽暗浮动的花影。
每天清晨被窗下的声音惊醒,跛着拖鞋的走动声、咳嗽声,还有些油烟,混着喧软的话语。小巷深处蜇居的人,所有的青山绿水只能成为背景,灰暗一层层地蒙上去。我从床上坐了起来,闹钟在打在呵欠。” 半年之后我换了一个地方,还是个旧式里弄,租金便宜了好多,房间也大了,只是漏雨。下着雨的夜晚,雨打在盛水的脸盆上,叮咚作响,有着微妙的和谐,让我想起了那着著名的吉它曲《雨滴》。夜里无边的宁静,台灯的光散布在四周,那时还经常看书,收音机里放的是卡奔特的《yesterday once more》。音乐间断的隙间,听得见自己微微的心跳。
后来,一切有了好转。工作也越来越得心应手了。再后来单位居然给我分配了一间房子,在山阴路。去看房那天,已经是秋天。从热闹的四川北路转进去,很宽的路面,两旁的梧桐树长得高大极了,偶尔有金黄色的叶子飘落下来。路面洁净,弄堂口甚至没有垃圾箱的踪影,而且,让我意外的是:我居然和鲁迅住在同一个弄堂里!鲁迅故居的绿色牌子已经有些陈旧了,同一个弄堂里还有茅盾的寓所,而在对面赫然是瞿秋白的旧所。弄堂很浅,一眼就可以望到底,还种了些花花草草。弄堂里一直有外国团队特别是日本团队的游客进进出出。这种惊喜的心境一直持续到冬天。原来新旧弄堂有如此大的居别。我住在三层楼上,朝南的房间,有两扇很大的窗户。我坐在地板上,冬天的阳光斜斜地打在我身上,那一刻是如此的温暖。
弄堂里依旧少不了张家阿姆长,李家阿姆短,可是这里的人已经有点互相疏离的味道了。不太串门,互相之间最多点点头,聊点天气以及菜的价格之类。我依旧操着我的南方普通话出入于弄堂中。同学来的时候一起去参观对门的鲁迅故居。房间的摆放尽量着维持原貌,但没有人气,亲切而冰泠。后来看到萧红在书里写到:她到鲁迅先生的居所,老是迷路,因为这一排弄堂太象了,先生就会絮絮地告诉她:门口有个卖牛肉的旗幌,转弯进来就可以了。可现在,那个摊子早已不知所踪了。读到这段时,心中又温暖又凄凉。
夏天的时候,对门院子里的广玉兰开得茂盛极了,偶尔会有一片叶子飘落在我家阳台上。从阳台上看过去,有的人家就着微微的灯光在洗菜,有时只看到一双在劳作的手。邻家的女孩弹得一手好钢琴。整个星期天,她的琴声就和玉兰花一样盛开着。
这些庸常的生活,有着怡然自得的乐趣,就象张爱玲去一趟菜场,能写出两首诗来。上海一直不缺乏那种精致的,俗中作雅的情趣。
关于弄堂,对于我,一个外乡人来说,它渐渐地沉入了我的体内。那黑压压的连绵不断的屋脊,就象暗夜里汹涌的波涛,淹没了回忆和想象

      站点地图 | 关于我 |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01-2013 { amiku.cn | zhangshunjin.com }. Powered by 

    阿米酷

    张顺金


    浙ICP备1100282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