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 24 2005
忽然之间
城市中的忽然之间……
5月 30 2005
前世欠你一滴泪

第一世]
在恐龙灭绝之后不久,她爱着他,他不知道。
她把最甜美的果子喂到他嘴里的时候,他不知道。
她把最精美的兽骨项链挂在他的脖子上的时候,他还是不知道。
甚至当她温柔地依偎在他怀里,带着笑容睡去的时候,他还是不知道。
他穿着这个族里最漂亮的兽皮衣服,戴着这个族里最漂亮的兽骨项链,身边还跟着这个族里最漂亮的女人,但是他还是不知道这是因为她爱他。他好像习以为常,习以为常通常不是一件好事,有好多该发现的东西没法发现,有好多不寻常的事都因习以为常变得寻常了。
于是他还是过着寻常的日子,他还是不知道这一切并不寻常。... More...

那黑压压的连绵不断的屋脊,就象暗夜里汹涌的波涛,淹没了回忆和想象

翻啊翻,读到了一篇文章,从心底的柔软处还是发现上海还是蛮有味道的,容易触动,容易共鸣,就象梦回的一道风景,既熟悉又陌生, 既向往且从容。... More...

4月 26 2005
新稻草人手记
麻雀张狂地啄着草人的帽子, 而这个稻草人像没有感觉似的。 直直地张着自己枯瘦的手臂, 眼睛望着那一片金黄色的麦田。 当晚风拍打着他单薄的破衣服时, 竟露出了那不变的微笑来。 ………… 那一刻,他一定已经没有感觉了……… 或许对于很多人都是,夜里惊醒时发现自己的盔甲,已经脱不下来,对谁都是dressed in mas...
3月 13 2005
了断青丝的断桥
作者:余清眉 了断青丝的断桥 文/清眉 前几天江南遇到了一场大雪,我和女伴相约在雪花漫天飞舞的时候去西湖赏雪,一大清早和我的女伴驾车赶路用了一个小时多才赶到西湖边,西湖边来来往往都是赏雪的人,那湖面雪花飞舞着,朦胧似穿了一件白纱,远处的山水融为一体,幽怨,静溢,空寂无边,到了11点多钟阳光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