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2005-09-25 / 分类: 浮生掠影 - 影视记录集 / 浏览次数: / 1 个评论 发表评论
圣斗士冥界篇 – 《地球仪》
12条经典摄影技巧
CSS Hack浏览器兼容IE6+IE7+IE8+IE9+FF
WEB前端开发中的一些编程风格和书...
项目前端开发的架构

年初还是去年底看了冥界篇和一点好像是天界篇的预告吧,感觉中新冥界篇的13集的制作功底比以前的漂亮和精美了很多,超级炫丽,是我喜欢的风格,特别是沙加娑罗双树之战,但是看完之后,觉得好不过瘾……

地球仪 – 松泽由美

日文歌词:
涙よりもやさしい歌を悲しみよりそのぬくもりを
世界がそんな简単にかわるとは思わないけど
静かに闇を浄化して歩いて歩いてみようお思う
ゆっくりでも近づけるかな?梦のかけら大好きな人
思い描いた爱の形はずっとずっと探しつづけて
あなたの为にできることなんてたいしたことないかもしれない
でもそれでもふれていたいよ悲しみよりそのぬくもりを
くるくるまわる地球仪くるくるかわる时间
世界のはてに爱を喜びの先に?;?;?;梦を

中文翻译:
比泪水还温柔的歌像悲伤一样的温暖
虽然明白世界并不是那么简单的转动
仍想静静地净化黑暗,试着走下去
即使缓慢也要接近最喜欢梦之碎片的人
不断不断的寻找着用思想描绘出的爱的形状
为了你,也许没有什么难以做到的事情
但即使如此也想去触碰那像悲伤一样的温暖
咕噜咕噜旋转的地球仪咕噜咕噜旋转的时间
在世界的尽头在渴望爱的地方做着梦

歌词发音:
namida yori mo… yasashii uta wo
kanashimi yori… sono nukumori wo
sekai ga sonna ni mo kantan ni kawarutowa omowanai kedo
shizukani yami wo tokashite
“aruite aruite miyou” to omou
yukkuri demo chikazukeru kana
yume no kakera, daisuki na hito, omoigaita
ai no katachi wa zutto zutto sagashi tsuzukete
anata no tame ni dekiru koto nante
taishita koto naru kamoshirenai
demo soretemo furete itaiyo
kanashimi yori sono nukumori wo
kuru kuru mawaru chikyuugi
kuru kuru kawaru jikan
seikai no hate ni
ai wo yorokobidase
yume mo…

  1. 翻出了收藏的一篇比较煽情的转帖~沙加与佛的对话—在双树园一战前
    沙加与佛的对话—在双树园一战前

    空旷的花园中,只有偶尔掠起的飞鸟才能划破这已不似人间的寂静。
    在如茵的草地尽头,矗立着两棵寂寞的树。树下,盘膝坐着沙加。
    金黄柔顺的长发披散,不看世情的双眼紧闭。
    此刻的沙加,不再是弹指惊动风云、举目天地变色的无敌斗士,
    也不再是地位超然,人类中最接近神的人。
    他只是佛座前的一名凡人,以他无比的虔诚来叩问他为之毕生信奉的佛祖。
    因为他的心中有结,解不开的结。
    他可以高坐在莲花座上参透天地玄机,他可以在世间万难间通达无碍。
    但他参不透这一点,解不开这个结。
    远处,小宇宙激烈的碰撞还能隐约地感觉到,是撒加他们已通过白羊宫了吧。这么说,穆没能留下他们。
    来得好快,穆没有尽全力?为什么?沙加的心越来越乱。
    他叹息一声,尽力平息心中的涟漪。该来的始终要来,可是该明白的他还是不明白。
    他打开了心扉,三法印四圣谛五蕴六觉八识一个意念,以最诚恳的心声向存在于冥冥中的佛祖发问。
    佛不语。
    可沙加没有放弃,继续追寻他想要知道的答案。
    佛终于开口了,他反问沙加:“世人皆知你是我的精神在人间的延续,是我的生命在尘世的转生,我所知的你无所不知,为什么还要来问我?”
    沙加:“我的心本具灵明觉性,妙明真谛,了无滞碍,与神同知。至此地步,我以为天地间已无一物可萦我心怀。可为什么。。。。。。”
    佛:“太执着便会着相,能放下才证菩提。你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吗?”
    沙加:“。。。。。。”
    佛:“幻生幻灭,有挂碍是空,无挂碍也是空,你明白吗?”
    沙加:“。。。。。。”
    佛喝道:“为什么你不敢承认自己爱她?”
    沙加的脸色终于变了。是的,他不敢承认。
    是的,他爱她。
    微风中,沙罗树花的香气阵阵传来,沙加睁开了眼。
    天地没有变色,浮现在眸子中的只是一个影子。

    * * * * * * * * * *

    他在尘世的战乱中出生,在硝烟和灰烬、贫穷和苦痛中成长。天赋异禀的他在凡尘中接受了佛的喻引,自幼年起就开始了修行直至今日。这其间,他的生活经历了很多变化,无论是被圣域的人选中带回去接受训练,还是成年后无可争议地接掌了处女宫,对他来说无非都是修行道路上所必须看过的风景,是他的命运。既然他的一生早早地就被佛祖安排指引,既然他早注定了要走佛祖走过的路,要在俗世尝遍千种苦百种痛才能得证正果。他有什么必要去背叛自己的命运呢?他无可选择,即使有选择能摆脱这样的命运,他也不愿背叛自己的信仰。
    圣域,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安静的修行地。他从不热衷于训练,他的一身成就全来自于他对佛学的领悟;他也从不信奉同伴们效忠的神明,对他而言那手持盾牌的坚毅面容远比不上九品莲台上的拈花微笑。所以,当艾欧里亚和教皇起纷争的时候、当那五个毛头小子来闯宫的时候,他无谓分清谁是谁非,只不过象模象样地尽了职责。
    直到那天,他遇见了她。纷争的源泉、圣域的真正主宰、同伴们追随的神。剧战过后,有生以来她第一次迈上了十二宫的台阶,冉冉地经过处女宫旁。他还是没有睁开眼,可他知道自己看见了她,看见了她的紫色长发,看见了她的白色裙裾在风中飘扬。他让开了路,在经过他身旁时她看了他一眼。
    只一眼,没有多看。在她眼中,这个在圣域中尊贵有如神的男子和芸芸众生一样平凡如草。
    他双手仍合什,可心已微澜。
    如果说佛的前世也有孽缘,那么这一眼就是他今生的债。
    那以后无数的夜晚,他辗转于这一眼的余波。他知道自己不应该也不可能有这样的念头,他的一生应该就是佛的一生,他应该做的就是佛应该做的,简单地说,他就是入世的佛。
    佛不可能会有这种念头,佛无爱无恨,更不堕情欲。
    但不可能的事往往总是会发生,就象再贞洁的处女也总有一天会向别人敞开心扉。
    他对自己说是因为修行不够,心生魔障。他要提升自己的修为,可他也明白他的成就在神界已无可再高,难以再逾越,他到底只是世间最接近神的人,而不是神。他告诫自己要展大智慧挥斩情剑,遇魔杀魔,解除业障,可即使在心中,这一剑也挥不下去,握剑的手到最后总是温柔地抚上了她的长发。他在每一个心乱的夜晚仰望星空,企求得到神佛的帮助,可每一次,最终的目光都会落在圣域的最高峰上,遥想她那边一样清冷的夜。他打坐他参禅他面壁他冥思,可最后,他放弃。他放弃了挣扎,他无力再否认,那不是心头魔障,也不是眼前幻觉,那难道是。。。爱吗?
    爱?为什么会有爱?为什么偏偏是有着这样一生的他?为什么偏偏是最可能的她?
    这就是沙加真正想问的问题。
    佛说:“不可说,不可说。”
    当佛真的爱上了神,会是怎样?
    佛沉默。

    * * * * * * * * * *

    沙加还在问:“我该怎么办?”
    佛说:“清净一味,无有乖诤。”
    沙加:“我试过了,可我做不到。”
    佛叹息:“涅架世间无别,小异不可得,是为毕竟空。毕竟空不遮生死业因缘。”
    沙加:“我能堪破生死,可我参不透爱恨。因为我从未真正爱过和恨过,爱谁?恨谁?我以前从不知道,也一直以为无须知道。”
    佛说:“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远离爱者,无忧亦无怖。”
    沙加:“远离?已经来不及了,我。。。”
    佛作狮子吼:“沙加,你难道还不明白?她是神,而你只是一个人。你今生今世永生永世千世万世都早已注定无望。修成佛身是你一生唯一能走的道路。”
    沙加沉默了,过了很久。
    他闭上了眼,轻轻地说:“我明白了。”
    他站起身来,向着花园入口走去。
    “沙加,站住。那只是神界的战争,你本不属于这个世界,无需卷入其中。”
    沙加渐行渐远,佛的声音还在冥冥中传来。
    走出花园的这一段路好长,佛对沙加又说了些什么,无从得知。

    * * * * * * * * * *

    站在撒加三人面前的,仍旧是那个沙加,那个心如止水无忧无喜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沙加,那个从来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的沙加,那个沉默的沙加。
    天崩地裂飞砂走石的一击过后,沙加还是盘膝坐在沙罗双树前,拈起沙罗花瓣,佛般微笑,蘸血写下数字后放它随风飞去。
    爱谁?恨谁?

    * * * * * * * * * *

    叹息墙前,沙加在等待。他来得太早。
    他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他在等,很耐心。毕竟不会太久了。
    形神俱灭,永无轮回是背叛自己命运必然的结局,他早就知道。
    同伴们还没赶来,现在他还有一点时间。
    现在他也已真正地了无挂碍,了无挂碍地想她。不知她已看到那些花瓣了没有?
    阿赖耶识,是他对她能尽的最后一点心意,也是他跨越生死不落言诠的爱意。
    他又睁开了眼。再过会,冥王就会挟着她从这里经过,
    不知道她经过时,能不能再看我一眼。。。。。。

    * * * * * * * * * *

    片片花瓣刚刚飘落她的掌心,她疑惑的是那个圣斗士为什么要这样做,做这样无谓的牺牲。她仍未来得及明白。她还依稀记得在处女宫旁曾见过这个男子一面,他的名字好象叫做沙加。。。。。。

    回复

  站点地图 | 关于我 |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01-2013 { amiku.cn | zhangshunjin.com }. Powered by 

阿米酷

张顺金


浙ICP备1100282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