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2005-09-24 / 分类: 浮生掠影 - 影视记录集 / 浏览次数: / 1 个评论 发表评论
霸王别姬
WEB前端开发中的一些编程风格和书...
黄金分割与摄影构图
项目前端开发的架构
12条经典摄影技巧

只是高中的时候,仔细的读过李碧华的《》,一直没有时间好好的看看电影,辞职了,好了,嘎嘎,好好的又忧郁了一把……

影片原名: Farewell My Concubine
影片译名: 霸王别姬
导 演: 陈凯歌(Kaige Chen)
主要演员:
张国荣 (Leslie Cheung) 张丰毅 (Fengyi Zhang) 巩俐 (Li Gong) 吕齐 (Qi Lu) 英达 (Da Ying) 葛优 (You Ge)

内容简介:

改编自香港女作家李碧华原著小说,描述程蝶衣自少被卖到京戏班学唱青衣,对自己的身份是男是女产生了混淆之感。师兄段小楼跟他感情甚佳,两人因合演《霸王别姬》而成为名角。不料小楼娶妓女菊仙为妻在先,在文革时期兄弟俩又互相出卖之后,使蝶衣对毕生的艺术追求感到失落,终于在再次跟小楼排演首本戏时自刎于台上。

1924年,北京。
作妓女的母亲带着9岁的儿子小豆子来到关家科班,恳求关师傅收留他学京戏。小豆子眉清目秀,却长了六指。六指是不能当京剧演员的。母亲狠下心来用刀切掉他们那畸形的指头。因疼痛和惊惧而惨叫的小豆子,被按倒在祖师爷的香案前完成入梨园行的仪式。
同科班的孩子虽然都出身贫寒,却歧视这个妓女的儿子。唯有大师兄小石头对他怜悯关照。科班里练功异常艰苦,小石头悄悄帮小豆子打马虎眼;为此遭到关师傅用刀胚子痛打,还被罚在雪夜里举着水盆长跪在院子里。豪情仗义的小石头,是小豆子的偶像和保护神。
获得自由的小豆子和小癞子在街头东走西逛,到戏院门口,目睹京剧名角被戏迷们狂热追踪的显赫声威,又为他们在舞台上的艺术魅力所倾倒。他俩决心返回关有科班。这时科班里正为他俩的跑受到”打通堂”的体罚,小石头作为罪魁祸首,首当其冲。小豆子突然出现,宣称逃跑是自己的主意,与师哥无关。于是他代替小石头成为关师傅刀胚子下的泄愤对象,被打得气息奄奄,可就是不讨饶。小石头一旁忍无可忍正待发作,被吓得失支魂落魄的小癞子投环上吊了。
在棍棒的威逼之下小石头、小豆子的技艺有了长足进步。第一次在太监家唱堂会合演《霸王别姬》获得满堂彩。不久他们都成了红极一时的名角,《霸王别姬》誉满京城。小石头艺名段小楼,小豆子艺名程蝶衣。他们的演出也获得了热衷于”捧角”的权势人物袁四爷的青睐。
段小楼邂逅落风尘的菊仙。一帮恶少对她胡作非为之际,段小楼挺身而出。鉴于小楼的深情厚义,菊仙为自己赎身托以终生。此事引起程蝶衣的极度反感。蝶衣与小楼相约合演一辈子《霸王别姬》,他将历史上英雄美人两情缱绻的悲剧性情景,视为自己的人生理想。菊仙的插足,使他的理想被践踏。菊仙的妓女出身,更触动了他依恋而又为之感到屈辱的母亲在心灵上留下的创伤。
蝶衣在袁四爷家见到一把小楼向往已久的名贵宝剑。袁四爷赠给了他,他又转给小楼。同时却又声称师兄从此分道扬镳。
日本侵略军占领了北平。一次演出中,段小楼与日本宪兵发生冲突被捕,程蝶衣的演出却受到日军军官青木的高度赞赏。翌日,蝶接到日军军方的邀请。是否接受这次邀请,有关个人名节又系段小楼之安危。菊仙出面与蝶衣交易,为救出小楼,她愿重返妓院再操旧业。蝶衣赴日本军营演出了,获得者释的段小楼却唾了他一口。菊仙也自食其言,她并未离开小楼,而且不让小楼再去唱戏。程蝶衣名声更加显赫,却感到异常孤独。他用鸦片烟来麻醉自己。
关师傅召来了这对失和的师兄弟,喝令他们跪下,并进行体罚,痛斥他们行为不端,有违师训。师兄弟再合作演出。
抗日战争胜利了,艺人处境依旧。国家伤兵戏弄舞台上的程蝶衣,段小楼打抱不平遭到伤兵殴打。为救小楼,菊仙在骚乱中流产。蝶衣因曾到日军军营演出,以汉奸罪被捕。小楼夫妻倾家荡产,恳求袁四爷疏通。约定蝶衣口供:因日本人施以刑罚,才被迫演出。孰料在法庭上蝶衣招供说并未受刑罚,于是全庭哗然袁四爷拂袖而去,小楼夫妇回天乏术。法庭宣判时,却意外地判程蝶衣自由了;其内因是某国民党大员指名要看他的戏。菊仙认定蝶衣自己早有安排,却让别人蒙在鼓里,劳神折财。师兄弟再次破裂。程蝶衣旧享有盛名,却无法圆霸王虞姬之旧梦,精神上更加苦闷沉沦。
1949年安北平解放。师兄弟同台演出慰问解放军。过量抽鸦片和长期的劳累积郁,程蝶衣在舞台上突然失声。小楼连连向观众致歉,解放军却报以热烈掌声。世道真是大变了,像袁四父这样历朝历代的不倒翁,现在以”反革命戏霸”的罪名被枪毙。程蝶衣下定决心戒除鸦片,痛苦得近乎疯狂。菊仙听到他的谵语,像孩子似地呼唤母亲和师哥,突然意识到他是个将舞台台与人生混杂一气的戏痴。她像母亲一样抱住昏迷中的蝶衣,流下怜悯之泪。
戒除了吸毒嗜好的蝶衣,对新生活充满向往,却又面对新的坎坷。京剧现代戏乃戏曲改革之核心,对京剧痴迷的程蝶衣,真诚地从艺术角度提出了一些京剧现代戏的毛病。这种不合时宜的由衷之言,被当成是一种政治上的落后表现。段小楼则不然,审时度势,随渚驮病?
他们在少年时代收留过一弃婴小四。小四也学旦角,师承蝶衣。年轻的小四更敏锐地总识到时代的变化,背离了蝶衣,受到领导的信任和培养。一次当蝶衣扮好虞姬之后,发现小四也同样上了妆,组织上决定以小四代替蝶衣。段小楼面对严峻的抉择,霸王与哪一个虞姬同台?紧锣密鼓在催促,段小楼终于抛弃了蝶衣。程蝶衣的艺术理想也是他的生活理想彻底幻灭了,他点燃了一排挂着的戏衣。
他不能原谅段小楼,却又不能忘情于他。文化大革命山雨欲来之际,蝶衣雨夜来到段小楼的院里。小楼夫妇正在自行清除”四旧”,为政治风暴的来临作准备。菊仙最耽忧的是这种夫妻之情能否经得住这否经得住风暴的摧折。段小楼猛地将她抱起,二人在激情中相接。目睹此情景的蝶衣默默离去像个幽灵。
在群众斗争大会上,师兄弟和其他挨斗者一律戏妆示众。小楼忐忑不安,蝶衣却宛如当年那样精心为霸王色脸。在以小四为首的造反派审讯下,段小楼被迫揭发蝶衣,将他历史上的丑行和美丽的幻想都作为”罪行”抖露出来。震惊而惶惑的蝶衣,以牙还牙。他认为小楼背叛的根源在于菊仙,大骂菊仙是”臭婊子”。段小楼又被迫表白:”她是妓女,我不爱她。”
菊仙上吊了,穿着结婚的大红礼服。
11年后,空旷的体育馆里,霸王与虞姬携手走过来。在舞台上分离22年后,段小楼与程蝶衣最后一次合作《霸王别姬》的绝唱。虞姬:”大王,快将宝剑赐与妾身。”霸王:”妃子,不,不,不可导此短见。”虞姬转过头来,拔出霸王的宝剑–那不是舞台上的道具,而是师兄弟之间感情曲折见证的那柄宝剑–自刎了。程蝶衣最终实践了他的人生和艺术理想,虽然那理想是已经破碎了的。

  1. 补充一部分霸王别姬的网上评论
    国际影评联盟评委认为:“《霸王别姬》一片深刻挖掘中国文化历史及人性、影像华丽、剧情细腻”。这个来自外国人的评价的确是因为有了素有“国粹”之称的京剧的光环的。陈凯歌选择中国文化积淀最深厚的京剧艺术及其艺人的生活,来表现他对传统文化,人的生存状态及人性的思考与领悟,是很聪明而独到的。
    影片中一出《霸王别姬》打从清末民初的北洋时代,一路演到文革以后。片头关师父形容京剧风行的盛况说:“是人的就得听戏,不听戏的就不是人,”乍听下似乎夸张。而纵观全片:日本的入侵,没有丝毫减低京剧的地位,反而经由描写日本军官青木对它的崇仰而更显出它的价值。国民政府军的压迫,文化大革命的改革、贬抑、摧残,都没有改变这项艺术的形式与内涵。在片子开头的倒叙中,当程蝶衣与段小楼在文革十多年后,再度在某体育馆内粉墨登场走位,立即被管理员戏迷指认出来。诚如Max Tessier说的,“《霸王别姬》是艺术的优越胜过政治的破坏与历史的险阻,一个极其有力的象征”。陈凯歌自己也说,“政权朝移夕转,可是艺术不变。”(这是由Max Tessier 的英文影评中的’regimes go by, art lives on’翻译过来的中文,并非陈凯歌的原文)(林文淇)

    几个重要的京剧唱段
    影片中选用的几个京剧的片断,是经过严格精选的,陈凯歌说是要“尽量借这些片断说明程、菊及段三人关系的变化”。但事实上,不单如此,这些京剧片断,对于塑造程蝶衣的形象,是极具魅力的视听元素。

    《思凡》选段:
    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父削去了头发,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为何腰系黄绦,身穿直裰,见人家夫妻们洒落,一对对着锦穿罗,不由人心急似火。奴把袈裟扯破…..

    《思凡》中的一句对白:“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在小豆子那里被固置为“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这是意识与无意识间一次绝望而痛楚的反抗(一如小石头所言,“你就想你是个女的,可别再背错了!”),……但改写仍没有实现与完成:“女娇娥”、“男儿郎”的“错误”仍在延续。直到小石头作为暴力的实施者、抄起师傅的烟袋锅在小豆子的嘴里一阵狂搅。无论在影片的视觉呈现、还是在弗洛依德主义的象征意义上,这都无疑是一个强奸的场景。但这次暴力实现了改写的最后一笔,在鲜血由小豆子的嘴角淌出的镜头之后,他似乎带着一种迷醉、幸福的表情款款地站起身来,仪态万方、行云流水般地道出了:“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此后,来自张公公处的强暴,则固置了这一暴力的性别改写,并将这一暴行的发出者清晰地标示为历史。小豆子遭张公公强暴一场,是陈凯歌所迷失的暴力迷宫中最为朴溯迷离的一笔。……事实上,自三度暴力/阉割行为之後,在小豆子/程蝶衣身上出现了一个结构性的裂隙、或曰意义的反转。相对于小石头/ 段小楼,程蝶衣更为深刻、彻底地将他始终反抗、却不断强加于他的权力意志内在化了。他不仅接受了暴力的改写,而且将固执于这一改写过的身份,并固守著这暴力的秩序。是他,而不是段小楼成为关师傅得意的弟子。同时,他固执著为暴力所派定的女性角色,固执于“从一而终”的训令,固执地置身于真实的历史进程之外。因为他是一个“女人”,一个镜象中的女人,只有舞台上、镜象中才有他的生命。而段小楼则置身于历史的涡旋之中,忠贞或背叛、反抗或屈服。程蝶衣是《霸王别姬》中的诗,而这诗行却是为历史暴力所写就的。

    《霸王别姬》选段一
    虞姬:自从我随大王东征西战,受风霜与劳碌,年复年年…
    恨只恨无道秦,把生灵涂炭…
    只害得众百姓痛苦癫连…
    兵卒:大王回营哪……
    虞姬:大王
    霸王:此一番连累你多受惊慌

    《霸王别姬》选段二
    霸王:妃子……此地四面俱是楚国歌声,定是刘邦得了楚地,孤大势去矣…
    虞姬:啊…大王
    霸王:依吾看来,今日是你我分别之日了…

    《贵妃醉酒》
    高力士:高力士敬酒…
    贵 妃:高力士,你敬的是什么酒?
    高力士:奴婢敬的乃是通宵酒
    贵 妃:呀呀啐,哪个与你们通宵?
    (唱)人生在世如春梦,
    高力士:你且自开怀吧
    贵 妃:且自开怀饮一盅

    当然,还有昆曲《牡丹亭》的著名唱段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良辰美景奈何天
    赏心乐事谁家院

    小姐:春香
    春香:小姐
    小姐:不到园里怎知春色如许

    电影中的人物感情:

    程蝶衣对段小楼,绝对不同于一般的同性恋。戏中的程蝶衣本身就是个“人生如戏,戏如人生”的痴情戏子,正如他师兄所言“不疯魔不成活”,他对师兄的感情更多的来自于青梅竹马、患难与共的亲情,那是一种眷恋,一种依赖,一份渴求永恒不变的期盼,一种无力抗拒曲终人散的落寞。这种感情,也是一种习惯,完全基于精神,那是柏拉图式不现实的,却也是最纯洁最震慑人心的。最后他用自刎的方式实现了人生的信条:从一而终!

    程蝶衣最后效法虞姬自刎,更将片中戏与人生的关系完全转化为隐喻关系(metaphorical relation) ——京剧《霸王别姬》不再是程生活的一部份,他已经与虞姬合而为一,他的一生从此也成为《霸王别姬》这本京剧一个演出的版本。从二千多年前楚汉相争的时代到文革后的现代,程蝶衣的虞姬依旧自刎别霸王,而段小楼的霸王依旧瞠目结舌,惊讶得不知所措;仿佛历史什么都没有真的改变过。(林文淇)

    陈凯歌宣称他的影片写的是人性与时代的悲剧,在这出悲剧中,最令人痛心处是人的背叛。所有出场人的物都程度不同地自我背叛或背叛朋友、师长。《霸王别姬》中程蝶衣、段小楼、小四等的相互背叛,影片对社会和时代的剖析容易给人一种印象,背叛是外因造成的。尽管有那句“那都是四人帮闹的”撑着场面,但并不能使我们忘记人性内因中的懦弱和龌龊。
    在讨论戏剧改革与现代戏的一幕中,菊仙的一声高喊打断了段小楼原本打算认同程蝶衣的、不合时宜的发言,她从看台上掷下的一柄红伞(一个“遮风蔽雨”的暗喻)终于驱使段小楼做出了一番违心的言词。菊仙再次拯救了小楼,同时也将他推向背叛之路;她本人将为此承担最终的悲剧。甚至作为新时代、历史暴力之呈现者的小四,也具有“旦角”的身份;并将以虞姬的扮相出现,将霸王置身于两个虞姬的绝望抉择之间;《霸王别姬》一剧的真义由是而遭玷污。而更为残酷而荒诞的一幕是文革场景里,两个要护卫同一男人的“女人”的疯狂,终于将男人推入了无情无义、甚至为自己所不耻的境地。  

    回复

  站点地图 | 关于我 |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01-2013 { amiku.cn | zhangshunjin.com }. Powered by 

阿米酷

张顺金


浙ICP备11002820号-1